导航菜单

周茂华:美联储若重启QE可能进一步压低全球通胀

如果美联储在短期内重启非常规政策(QE),将会给经济带来一定的提振,但长期过度宽松的货币和金融环境可能引发新一轮全球宽松,加剧全球产能过剩,进一步抑制通胀,增加全球经济脆弱性。

美联储对QE的恢复可能会进一步抑制全球通胀。

一般来说,货币政策间接提振内需,主要是通过降低利率、提供足够的流动性、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实际信贷、提振股市以提升股市融资能力等方式。促进企业投资,增加就业,促进消费。 中央银行的政策间接影响国内需求,对经济结构的影响有限。然而,全球需求的失败主要受到结构性因素的影响。欧洲和日本非常规政策的实践表明,非常规货币政策对内需的影响有限。过去十年,美国经济保持扩张,就业市场持续改善,失业率下降到近半个世纪以来的低水平,货币金融环境宽松,需求通胀增长疲软。 如果美联储重启QE,增加购买企业或政府债券,市场利率将进一步下调,这将有助于在短期内提振企业和政府的公共支出,增加产出。然而,下游需求增长仍然疲软,整个社会产能过剩。为了加快资金回笼和维持债务运作,企业倾向于降价促销,消费价格面临下行压力。

另一种方法是美联储重启QE的负面反馈效应。 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对QE的恢复将引发全球央行的一波宽松政策,进一步降低全球利率,进一步放松货币信贷,这将有助于在短期内刺激全球工业制造业产出。当时,世界也面临需求增长缓慢,欧美传统需求市场潜力下降,新兴经济体也受到一系列结构性问题的制约。释放需求潜力是一个中长期过程。 中央银行宽松的政策往往会导致产出过剩和工业价格下降,这种现象通过全球产业链传播,压低美国和世界的价格。 更典型的例子包括全球工业产出过剩、企业库存减少、大宗商品价格下降(包括原油等)。)、较低的工业产出价格和较低的投入通胀。

全球经济脆弱性增加

美联储重启QE向实体经济流动会释放流动性吗?这一点从欧美的非常规政策实践中可以清楚地看出。美联储QE将明显推高企业和公共部门的债务,以及风险资产泡沫,这将加剧全球经济脆弱性,甚至为下一次经济衰退和危机埋下隐患。

首先,QE没有症状 目前,全球经济需求受到结构性因素的制约。全球贸易紧张加剧了全球贸易和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降低了消费和私人投资者的信心,并减缓了全球经济的势头。 关税壁垒之争实际上削弱了中国、美国和世界的社会福利水平。管理层采取了积极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来抵消福利损失。然而,这种短期刺激政策不是免费的,这增加了整个社会的债务负担。过度的货币政策向工业部门发出了“扭曲”的需求信号,并干扰了市场清算。 如果企业预计到这些,理性的选择将是谨慎投资,企业将倾向于从中央银行释放低成本资金,以非常确定的方式投资于金融资产或回购自己的股票。

其次,泡沫风险集聚。长期过度宽松货币金融环境可能催生两方面风险:一方面金融脆弱性增强。美联储重启QE,欧、日等全球央行势必跟随宽松,全球利率进一步走低,市场风险溢价降低,全球负利率资产继续膨胀,金融资产估值走高,银行、养老保险基金等机构为追求高收益增加风险偏好,增加股、债市与房地产等资产配置,金融与实体经济“二元”分化加剧。另一方面债务风险加大。据国际金融协会(IFF)统计,截至2019年一季度,全球债务规模创历史新高246万亿美元,是全球GDP的三倍多,较2008年底增加74万亿美元。从结构上看,新兴市场债务举债速度不断加快,目前新兴市场债务规模超过69万亿美元,其中新兴市场企业债务占GDP比重达92.6%(全球非金融企业占比91%),但企业偿债能力有所下降,企业债务对利率上升更加敏感;与之对应,发达经济体的政府部门举债速度也在不断加快,过去10年,发达经济体政府债务占GDP比重由75%,飙升至目前的110%,经济增长乏力,政府面临减收增支,债务滚雪球效应明显,例如:2009年美联储实施非常规政策以来,美国政府债务突破22万亿美元较2009年11万亿美元增加了一倍,据白宫预算办公室预计,美国政府财政赤字将突破万亿美元。 可以预测,如果美联储重启QE,全球债务将进一步上升,一些脆弱经济体将面临考验。阿根廷和土耳其2018年对全球市场的影响将是不均衡的。

数据源: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国际金融论坛

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如果美联储重启QE,对国内经济和整个市场都有好处,但它需要防范外债过度增长的风险。 美联储重启超宽松周期将有助于提振中国和外国需求,扩大国内政策范围空;中国资本市场的改革开放及其估值优势将吸引全球长期资本的持续流入。 然而,自2008年以来,欧美央行实施了大规模的长期政策,导致国内非金融企业等部门债务过度积累,外债总额和错配风险值得警惕。

(1)经济

美联储在一定程度上重启QE政策将有助于防止美国需求过快放缓,在短期内提振政府和企业支出,提振需求;美联储的宽松周期预计将推动新一轮全球内需刺激,这有利于中国整体的外部需求表现。然而,目前欧美经济体并没有大量闲置资源,货币金融环境宽松。 目前,中国经济正处于经济结构转型升级阶段,新旧经济动能转化。欧美等国家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加大了国内经济下行压力。然而,从中长期来看,国内经济的关键在于如何提高经济供给效率,通过改革释放国内市场潜力,培育可持续的经济动能。

(1)政策

美联储重启宽松周期将在一定程度上扩大国内政策宽松空的范围,但国内货币政策将继续“以自我为中心”,主要根据国内经济发展状况进行调整。 中国正处于结构调整和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时期,国内政策受到高宏观杠杆率和地方风险防范的制约。美联储重启宽松政策周期并不意味着国内政策跟随宽松政策周期。 总体预测显示,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货币政策的结合预计在短期内将在中国继续,释放微观主体的活力。积极的货币政策在监管方面更具结构性和精确性,并通过金融供应方改革加强金融服务实体的能力。

(3)市场

美联储恢复QE,让人民币资产受益 要点是:第一,经济保持中高速,经济结构优化 虽然中国短期内面临内部结构转型和外部短期影响,但中国的改革和大中产阶级的市场潜力,以及中国的城市化,仍处于中国经济潜力释放阶段,预计中国经济将保持中高速增长。随着改革红利的发放,中国产业升级取得进展,经济结构不断优化,有助于吸引长期资本流入。

二是人民币资产估值的低迷 与中国与欧美的经济基本面、金融资产估值、政策空等维度相比,人民币资产价值明显偏低。美联储恢复QE以释放流动性和降低长期利率,将进一步压低和推动全球利率重心降低。欧洲和日本等经济体将进一步加大宽松力度,负利率债券可能进一步扩张 欧美非常规政策将进一步提升人民币资产配置价值

第三,释放资本市场的潜力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金融改革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继续推进。其资本市场将继续在世界上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和影响,为海外投资者提供重要的资产配置渠道。与成熟市场相比,中国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比重较低,在未来资本市场中具有巨大潜力。 近年来,中国不断推进金融市场化改革,不断完善监管、交易、结算、法律等软硬件基础设施。以促进跨境投资者交易。 所有这些都增强了全球投资者对中国资本市场中长期发展的信心。

(责任编辑:王刚HF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