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彝族服饰非遗传承人:凉山彝绣“绣出”更好未来

?

中国新闻社,成都,10月21日刊:彝族的服装不是遗传遗传的:凉山刺绣的“刺绣”使未来更美好

作者王鹏

“十年前,我去乡下教刺绣,没有人愿意学习,现在又不一样了。许多人排队寻找我。”作为彝族的非遗传遗传人,今年53岁。贾巴兹多年来一直坚持在四川凉山推广彝族刺绣。从“无人学习”到“分类团队学习”,她认为凉山非遗传传承的变化是观念的转变,也是凉山发展的变化。

10月17日至22日,第七届中国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在成都举行。在展览现场,贾八子带徒弟展示了凉山古发的纺纱,织造和刺绣技术,并介绍和推广了刺绣产品。

凉山彝族自治州是中国最大的彝族,也是保留彝族最传统文化的地区。与中国的“四大名绣”苏绣,岳绣,湘绣,Qian绣相比,红,黄,黑为三种原色。工艺粗糙,色彩浓郁,反映了彝族的图腾崇拜和民俗。

Jabuba出生于金沙江金阳县,他从母亲那里学习了缝纫和刺绣技术。 31岁那年,她带着两个儿子去了凉山州府首府西昌,去开拓市场。

我从小就被绣过,一生都需要。贾八子说,在彝族服饰生产多年的过程中,她结合了现代元素,将刺绣运用到服饰中。现代的婚纱,工作服和学生制服,最终形成了自己的刺绣风格。

作为民族Dai族服饰的非遗传继承者,贾八子除了在技术和创作上进行创新外,还更加重视刺绣实践。她说,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凉山妇女积极参与刺绣,与前几年相比,“有很大的不同”。

她回忆说,十多年前,她回到了金阳县的一个村庄教书和刺绣,并动员了几天。结果,只有少数人来到了这个村庄。他们当时很生气又很焦虑。 “每个人都没有学习。”绣的想法,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今,Qian绣已成为凉山州的重要发展产业之一。根据凉山州制定的刺绣产业发展规划,到2020年,凉山将建设工业园区和10个工业基地,实现年总产值1.39亿元(人民币,下同),帮助20万困难妇女。在家里实现灵活的就业。

“现在有这么多人来找我学习,我很高兴,每个人的观念都改变了。”在谈到当前刺绣的“繁荣局面”时,贾八子有自己的理解,“凉山旅游业发展了,游客越来越多,刺绣也卖得更多。否则,凉山人能穿多少?意识到这种“绣”是一种致富的手段。”

正如贾巴所说,“非传统+减贫”模式正在凉山实施。她告诉记者,她将每年与凉山各地数百名“贫困绣花母亲”合作。她提供半成品,在家绣花,每位绣花妈妈的年收入约为2万元。

今年,有一个国内大型电子商务平台来到梁山,培训绣母,与绣母合作,产品通过互联网销售。我认为这是一个发展方向。在谈到绣花的未来时,贾巴兹说,除了政府加大对绣花培训的投入外,她还希望未来的凉山绣花市场将吸引更多的私人资本,培训更多的绣花妈妈。为凉山绣上美好的未来。 (结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