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历史虚无主义的问题、危害及应对策略

?

作者:高炳良

一段时间以来,历史的虚无主义设法误导人们接受对历史,国籍,州和文化的错误看法,并导致人们走上歪曲,诽谤和否认国家历史的道路,从而导致严肃的社会思想令人困惑和有害。因此,有必要明确反对和抵制历史虚无主义,利用马克思主义武装人民(尤其是年轻人)的思想,并指导人们坚持使用历史唯物主义来正确理解和对待中国革命的历史,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

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历史虚无主义的问题侧重于散布错误的历史观点和思维方式。历史虚无主义与唯物辩证法原理背道而驰,唯物辩证法原理在历史研究中应被坚持。它隔离和分割历史事件,历史人物和历史规律,有选择地和主观地“恢复”,“重新评估”或“反映”并落入理想主义历史。视图的泥潭。首先,它被表示为孤立,也就是说,在特定的社会和历史条件下追求所谓的“真相”。其次,它是零散的,也就是说,它只掌握历史片断,而忽略了历史发展的整个过程。第三个表现是选择性,它是对支流的肯定,对主流的否定。最终的表演是主观的,也就是说,在抹黑领袖和英雄事迹的同时,负面人物也将被交出。

作为一种具有独特意识形态吸引力的政治趋势,历史虚无主义并未形成系统的理论体系。它的理论观点分散在对历史事件的各种“减少”,对历史人物的“重新评估”以及对历史错误的“反思”中,有一种分裂的趋势。但是,无论如何“恢复”,“重新评估”和“重新思考”,都不可能摆脱它对既定历史事实的否定和虚无,历史人物的歪曲和虚构以及对历史的夸大。错误以及错误的主观和客观原因。忽视或选择性忘记独特的历史背景。首先,否认历史事件和减少虚无。第二,对历史人物的歪曲和虚构进行“重新评价”。第三,对历史错误的夸张和选择性反思。

历史性的虚无主义是“返还真相”的幌子,披在“学术研究”的外衣中,并带有“讲真相”的外观。但是,这些表象并不能掩盖其错误的理论立场和政治要求,即反对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指导地位,反对中国的社会主义道路,企图动摇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的执政地位,最终实现“中国共产党”的宗旨。破坏国家。” “根本的政治吸引力。”

历史虚无主义的社会危害不可低估。这种伤害不仅广泛而深刻,而且遍及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和生活,渗透到人们的思想,精神和思想之中,对人们的思想理解和思维方式造成无形的损害,特别是是导致许多年轻人误入歧途。

在理解历史虚无主义的过程中,现代中国革命的历史,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都被误解为“恢复历史真相”的名称,引导人们站在理想主义一边的目的。极端民族主义与民族虚无主义之间的历史虚无主义和“婚姻”试图将人们的民族观念引向极端民族主义或民族虚无主义。历史上的虚无主义已经成为分离主义势力的拥护者,故意粉碎爱国主义,企图破坏民族团结,并试图将人们的国家观念带入分离主义的邪恶道路。历史虚无主义陷入文化虚无主义的泥潭,误解,涂抹和否认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和红色文化,主张中国全面西化,拥护“蓝色文明”,从而将某些人的文化观念带入了文化虚无主义。路。

面对历史虚无主义的危险,我们不仅需要高度警惕,而且需要采取有针对性的方法来解决历史虚无主义的危险。在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斗争中,我们必须利用马克思主义来占据意识形态的主要地位,掌握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和话语权。我们必须坚持以唯物辩证法作为历史研究的基本原理和方法,指导思想领域的斗争,培养和带领人们树立正确的历史观,从而为反对和抵抗历史的虚无主义奠定理论基础。

首先,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立场方法,真正学习,真正理解和正确使用马克思主义,以打破历史虚无主义的错误和危害。第二,坚持以马克思主义民族观为指导,命运共同体和利益共同体为切入点,促进各族人民在处理民族事务中的共同发展,实现共同繁荣,培养和领导人民建立民族团结。正确的民族观,民族团结。建立反对和抵抗历史虚无主义的障碍。第三,坚持以马克思主义国家观为指导,坚持历史与现实相结合,弘扬爱国主义,反对分裂主义,培育和领导人民树立正确的国家观,维护国家统一。强烈反对民族团结。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的障碍。最后,坚持以马克思主义文化观为指导,发展和弘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打破文化虚无主义,建设中国精神家园,旨在培育和领导人民树立正确的文化观。建立反对和抵抗历史虚无主义的障碍。

作为一种高度危险的政治趋势,历史虚无主义虽然被学术研究所掩盖,但它绝不是真正的学术研究,甚至也不是意识形态理解的问题。从根本上讲,这是一种政治立场,必须明确反对和抵制政治原则问题。当前,在反对和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的斗争中,我们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根本指导,消除马克思主义理想主义历史观的理论基础,指导人们树立正确的历史,民族,国家和文化观。反对和抵抗历史虚无主义的强大障碍。

(本文是福建省社会科学研究基地的一项重大项目,“关于马克思的生命观的内在逻辑研究”(FJ2018JD2017)分期成果)

(摘自《理论与评论》,2019年3月3日,作者是福建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华侨大学建筑学院党委书记)/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