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艾思奇:把一块干烧的大饼,抛向饥荒的大众

?

[编辑按]

希腊神话说普罗米修斯猛击天空并点燃了世界。

马克思说,我是普罗米修斯!

在20世纪的上游,还有一群普罗米修斯:他们将马克思主义的光明带到了黑暗无知的古代东方国家,并用理论为新中国指明了前进的道路。

他们将信仰之星的火焰燃烧成锋利的理论武器,将原始的旧世界燃烧了,从而诞生了新中国。

我们称他们为:追逐者。

他们追寻的马克思主义真理的光辉,在古老的中国的阴霾中,被一代又一代的共产党人所摇摆,飞向时代的最前沿,照亮了新时代的光荣梦想。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深刻地指出的那样:“马克思给我们留下的最有价值和最有影响力的精神财富是以他命名的名为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理论。该理论就像是一个宏伟的日出。它照亮了人类探索法律的方式。历史,寻求自己的解放。”

回顾过去,我们不能忘记使用这一理论来扞卫中国的稳定增长。

今天介绍的后续行动者是艾斯奇,他“向人民投掷了干馅饼”。

一个黑猫,他发表了关于“什么是历史唯物主义”的演讲

从不相信鬼神命运的艾思奇与哲学有联系,但似乎注定了。

1925年,在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出版物中,有一个名为“哲学家”的插图,该插图画了一只黑猫,看上去像黑皮肤的埃西。

因此,黑猫哲学家成为他的绰号。

那时,他15岁那年刚刚完成了有关“什么是历史唯物主义”的演讲,并轰动了整个中学校园。有进取心的年轻人希望看到“黑猫哲学家”的真正含义。

他的事迹也开始在名学生中传播。据说,小时候就不知道“唯物主义”的“小艾思奇”已经学会了用实践打破虚幻的事物。

一次,他偷走了他母亲提供给佛陀的糕点。当他被母亲发现时,他故意说:“是弥勒偷了它。”母亲问他:“麦勒佛像是瓷器,怎么会被盗?”

他很有道理:“因为弥勒不吃东西,他在做什么?别迷信了,没有鬼。”

这种进步的哲学思想也使他入狱。

1927年,正在逮捕学生运动负责人的朝鲜军阀孙传芳碰巧遇到了艾斯奇探视他的兄弟,后者领导了五四运动并将其逮捕入狱。

年仅17岁的艾斯奇(Ai Siqi)因其“世界在起起落落,丈夫负责”的进步思想而遭受酷刑并被判处死刑。

幸运的是,他的父亲和孙传芳曾经是同一所学校的校友,艾斯奇被释放。

呼吁“世界在上升和下降”,但这是在无辜的灾难中。这种经历加深了艾思奇对社会大势的关注。他开始寻找拯救国家和拯救人民的真相。

此时,中共创办的《新青年》 《向导》等杂志出现在他的面前。书中的思想光芒照亮了他内心的模糊和嫉妒。

他对他的朋友卢万美说:“我一直想找到关于宇宙和生命的科学真理,但是我感到这还不清楚并且非常神秘。当我阅读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着作时,我突然感到刷新。

当时,各种各样的社会思想都在涌动,但艾思奇世界中只有唯物主义和辩证法。这种只谈论“唯物主义历史”的“黑猫”成为了彻底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

1931年,“ 9月18日”事件爆发并挽救了民族救国以后,国民党散布了大量谣言,目的是“包围共产党”和革命根据地,并竭尽全力。为共产党和马克思主义。

艾斯奇意识到,对于革命的现实,只有渴望进步的年轻人才能正确理解世界,改变世界,并点亮新中国的火花。

正如毛泽东所说:“让哲学从哲学家的教室和书籍中解放出来,成为在人民手中的利器。”

因此,出现了“干烧蛋糕” 《大众哲学》。

第二本,有关“哲学不是神秘的”的畅销书

艾斯奇之所以将《大众哲学》称为“干蛋糕”,是与大学生有关的。

深奥的哲学知识就像装饰美丽的西点军校,只接触高贵的大学生。干蛋糕可用于城市的街道,商店和村庄,以解决知识渊博的学者的饥荒。

任何一种高级知识都必须真正进入公众。

艾斯奇也知道这个道理。

因此,在扔掉这个“干烧蛋糕”之前,艾斯奇做了一些努力。他在书中看到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非常擅长在街头“辩论”,并且他的思想在辩论中逐渐为人所知。

当时的艾斯奇恰好有一次“辩论”的机会。

那是1934年,《申报》打开了《读书问答》的补充,艾斯奇(Ei Siqi)负责“哲学演讲”专栏,以读者的疑问或反驳的形式解释了辩证唯物主义的原理。

为了尽可能地贴近青年和群众,艾斯奇开始尝试将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与熟悉的例子相结合,并使用通俗易懂的口语来解释社会中的各种实际问题,从而实现革命理论的宣传和启示。

例如,他用“我想吃天鹅肉”来解释“一切都有自己的发展规律”,并且不会服从人们的主观愿望。

“就像蟑螂在捉水,但是你不能在空中捉天鹅。如果你想要的违背物质法则,你必须丢下笑柄。希特勒想统治世界,日本军阀要征服地球,这是世界上每个人都可以理解的“我要吃天鹅肉”的好例子。如果您花了很多功夫,还得动指甲!

无论法西斯领袖如何梦想,世界潮流仍将趋于民主,趋向于社会主义。蒋介石想学习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已经感动了一大笔钱。独裁专政最终将被摧毁,帝国主义最终将消亡。这是世界发展的规律。

这些文章易于理解并包含时事,就像一个简单的馅饼,人们在饥饿时渴望得到。他们迅速而坚定地填补了无数进步青年对哲学的渴望和渴望。

1935年,备受关注的“哲学演讲”专栏以《大众讲话》的名称出版。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它的广泛传播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恐慌,并被取缔。

但是,禁令实施得越多,这本书就越显得神秘。经过一些修改,《哲学讲话》更名为《大众哲学》并继续发行,发行量增加然后增加。一位国民党官员去书店的销售部门检查这本书,无奈地说:“一本书,会让一些年轻人着迷,让我们躁动不安!”

在青年反国民党的“文化包围”下,《大众哲学》使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从社会发展的大趋势中了解中国的未来命运和历史方向,并自觉加入了革命洪流。

这本书就像是革命的火炬,它传播了马克思主义的更广泛和更深层次的发展,阐明了前进的道路,因此蒋介石也很不情愿地承认:“有一本书《大众哲学》冲向了思想界的三个人的原则。” >

一个燃烧的馅饼最终将理论饥荒的旧世界带到了装满了食物和衣服的新中国。

(文/雁丘大声朗读:李以军音频制作:曾慧视频制作:张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