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一棵树的生长与一个滚烫的名字——焦裕禄

  原标题:一棵树的生长与一个滚烫的名字——焦裕禄

  

  清晨,一如过去48年里的每一天,河南省兰考县朱庄村村民魏善民都会拎着一壶水,骑上一辆电动三轮车驶往一公里外的地方。在那里,有一棵参天大树。每次到这里,魏善民都会认真清扫落叶,对树木进行养护。在兰考,这棵泡桐树有着自己的名字——“焦桐”——当年,焦裕禄亲手种下了这棵树。

  从“泡桐”到“焦桐”

  1962年12月,为治理兰考严重的自然灾害,焦裕禄临危受命调任兰考县县委书记。为了改变兰考的面貌,焦裕禄带领兰考人民在沙丘上广种泡桐树。1963年春,他亲手栽下一棵泡桐树,到秋天再去看时,他说,“咱春天栽的泡桐苗都活了,十年后会变成一片林海”。然而,就在兰考治沙日渐好转的时候,焦裕禄没能实现十年之约,因积劳成疾于1964年5月14日与世长辞,年仅42岁。

  50多年过去了,那棵焦裕禄亲手栽下的泡桐树已经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兰考人民亲切地称它为“焦桐”,以寄托对焦裕禄的怀念。对77岁的老人魏善民而言,“焦桐”的每片叶子与枝丫,都是那么的熟悉:家中两代人的照看,见证了它从弱小到挺拔的过程。

  

  1963年之前,“焦桐”所在的这片地,还是兰考县的风沙口,每当刮风,扬沙四起,两米外的人和物一律模糊不清。魏善民刚20岁出头,那年3月,新来的县委书记焦裕禄把朱庄列为发展泡桐治理风沙的重点大队之一,并亲自带领村民在沙土地上开始了翻淤压沙“贴膏药”——种植泡桐树。

  魏善民回忆:认识焦书记那年我刚21岁。当时兰考的沙丘很厉害,过去兰考种小麦,出苗率很好,绿油油的,该收成了,就不行了。焦书记到兰考来了以后,就上我们这儿看了,他也发愁。我跟他说,原来我们这儿有桐树,适合沙地生长,长速也快,后来基本上毁完了,当时焦书记就记到笔记本上了。

  “有时候他拿树苗我刨坑,有时候我拿树苗他刨坑,配合得很好。”魏善民说。当时找树苗很难,找到的数量很少,第一批只种了五十亩。刚刚21岁的魏善民和焦裕禄分在了一组,“种桐树的时候,我们一起栽了两天,终于和大家一起把这50亩栽齐了。”

  “我记得很清楚,有一颗树苗很小但是根很好,焦书记就把这个树栽上了,他说,‘别看这棵树小,但是它的根好,要是栽活了,会比其他树长得好。 ’这棵树就是现在的焦桐。”

  坐在枝繁叶茂的焦桐下,魏善民至今也忘不了栽树时焦书记对他说的话:“小伙子必须带头干,干几年咱就过来了,以后就能吃饱了。”

  

  只留下四张照片

  在兰考县展览馆,当年焦裕禄在兰考战风沙、治盐碱,和群众一起劳作的四幅珍贵的单独照,整齐地挂在展览馆内。拍下这些珍贵历史镜头的是兰考县退休干部刘俊生,当年曾是兰考县委新闻干事,多次带着相机跟随焦裕禄下乡调研。

  1963年9月初的一天深夜,刘俊生又接到通知,让他带上照相机,到城关公社老韩陵大队找焦裕禄。第二天,刘俊生在老韩陵村北的红薯地里,找到了正在劳动的焦裕禄。

  那天上午,焦裕禄披着中山装上衣,露着白色秋衣和土黄色鸡心领毛背心,像个娴熟的庄稼把式在锄地。刘俊生转身悄悄把镜头对准焦裕禄按下快门,从侧面拍下了焦裕禄锄地的照片。

  在朱庄村南春天栽的50亩泡桐林东侧,只见波荡起伏的沙丘上,新栽的泡桐树已是一片绿荫。焦裕禄满脸惊喜,支好自行车,兴奋地向泡桐林走去,边走边对刘俊生说:“咱们春天栽的泡桐苗都成活了,长得多旺盛啊,十年后,这里就是一片林海!”

  刘俊生被焦裕禄发自内心的喜悦所感染,掏出照相机,趁他不注意,迅速拍了一张焦裕禄站在焦桐树旁,叉腰侧首笑望郁郁葱葱泡桐林的照片。刘俊生说,焦裕禄在兰考工作475天,只留下了4张照片,都摄于这一天,其中3张还是趁着他不防时偷拍的。

  刘俊生把焦裕禄的四张照片贴在日记本首页,压在办公桌玻璃板下面。每当工作疲倦,或思想遇到挫折陷于苦闷时,他总要习惯地看看照片,从中寻找慰藉和力量。

  

  “焦桐”百姓心中的树

  “焦桐”已挺立兰考大地56个春秋,寿命之长,是泡桐家族绝无仅有的奇迹。河南省林业专家认定,兰考“焦桐”,是中国当之无愧的“泡桐王”。如今,象征焦裕禄精神的“焦桐”,已成为兰考的重要政治地标。人们在“焦桐”树下感受焦裕禄精神,也油然对魏善民和刘俊生报以敬意。

  发现焦裕禄,是历史的机缘和偶然。作为历史事件的摆渡人,刘俊生要言不烦地整理焦裕禄这位典型线索,为焦裕禄定格了弥足珍贵的兰考影像,这些非同寻常的闪光点,照亮了他的人生。

  如今,在宣传焦裕禄事迹、弘扬焦裕禄精神过程中,年过八旬的刘俊生和年轻人一样,在各地宣讲焦裕禄事迹,一跑就是两三个月。每到一处,他都说:“我已经80多岁,体力不行了,但是一定要‘活到老,宣传到老’,因为焦裕禄心里装着全体人民,唯独没有他自己。”

  泡桐树属于速生树种,只有二三十年的寿命,焦桐护理得好,50多岁了依旧枝繁叶茂,能开漫天的桐花。伴随着这棵树,魏善民也从年轻人变成了老人。

  “老父亲干不动了,让我继续看树,这树在我们眼里,就是焦书记的魂,必须照顾好。”魏善民说,他的三儿子没考上学,其朋友都想叫他去打工,可魏善民不让他去。“以后我的身体不允许了,就把焦桐交给他,我家三辈人,一定会把焦桐照顾好。”魏善民说。

  如今“三害”不在,兰考早已难觅当年灾害肆虐的踪迹;“焦桐”成荫,仿佛无语诉说当年的感人故事。

  

  (津云新闻记者 郭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北方网

  原标题:一棵树的生长与一个滚烫的名字——焦裕禄

  

  清晨,一如过去48年里的每一天,河南省兰考县朱庄村村民魏善民都会拎着一壶水,骑上一辆电动三轮车驶往一公里外的地方。在那里,有一棵参天大树。每次到这里,魏善民都会认真清扫落叶,对树木进行养护。在兰考,这棵泡桐树有着自己的名字——“焦桐”——当年,焦裕禄亲手种下了这棵树。

  从“泡桐”到“焦桐”

  1962年12月,为治理兰考严重的自然灾害,焦裕禄临危受命调任兰考县县委书记。为了改变兰考的面貌,焦裕禄带领兰考人民在沙丘上广种泡桐树。1963年春,他亲手栽下一棵泡桐树,到秋天再去看时,他说,“咱春天栽的泡桐苗都活了,十年后会变成一片林海”。然而,就在兰考治沙日渐好转的时候,焦裕禄没能实现十年之约,因积劳成疾于1964年5月14日与世长辞,年仅42岁。

  50多年过去了,那棵焦裕禄亲手栽下的泡桐树已经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兰考人民亲切地称它为“焦桐”,以寄托对焦裕禄的怀念。对77岁的老人魏善民而言,“焦桐”的每片叶子与枝丫,都是那么的熟悉:家中两代人的照看,见证了它从弱小到挺拔的过程。

  

  1963年之前,“焦桐”所在的这片地,还是兰考县的风沙口,每当刮风,扬沙四起,两米外的人和物一律模糊不清。魏善民刚20岁出头,那年3月,新来的县委书记焦裕禄把朱庄列为发展泡桐治理风沙的重点大队之一,并亲自带领村民在沙土地上开始了翻淤压沙“贴膏药”——种植泡桐树。

  魏善民回忆:认识焦书记那年我刚21岁。当时兰考的沙丘很厉害,过去兰考种小麦,出苗率很好,绿油油的,该收成了,就不行了。焦书记到兰考来了以后,就上我们这儿看了,他也发愁。我跟他说,原来我们这儿有桐树,适合沙地生长,长速也快,后来基本上毁完了,当时焦书记就记到笔记本上了。

  “有时候他拿树苗我刨坑,有时候我拿树苗他刨坑,配合得很好。”魏善民说。当时找树苗很难,找到的数量很少,第一批只种了五十亩。刚刚21岁的魏善民和焦裕禄分在了一组,“种桐树的时候,我们一起栽了两天,终于和大家一起把这50亩栽齐了。”

  “我记得很清楚,有一颗树苗很小但是根很好,焦书记就把这个树栽上了,他说,‘别看这棵树小,但是它的根好,要是栽活了,会比其他树长得好。 ’这棵树就是现在的焦桐。”

  坐在枝繁叶茂的焦桐下,魏善民至今也忘不了栽树时焦书记对他说的话:“小伙子必须带头干,干几年咱就过来了,以后就能吃饱了。”

  

  只留下四张照片

  在兰考县展览馆,当年焦裕禄在兰考战风沙、治盐碱,和群众一起劳作的四幅珍贵的单独照,整齐地挂在展览馆内。拍下这些珍贵历史镜头的是兰考县退休干部刘俊生,当年曾是兰考县委新闻干事,多次带着相机跟随焦裕禄下乡调研。

  1963年9月初的一天深夜,刘俊生又接到通知,让他带上照相机,到城关公社老韩陵大队找焦裕禄。第二天,刘俊生在老韩陵村北的红薯地里,找到了正在劳动的焦裕禄。

  那天上午,焦裕禄披着中山装上衣,露着白色秋衣和土黄色鸡心领毛背心,像个娴熟的庄稼把式在锄地。刘俊生转身悄悄把镜头对准焦裕禄按下快门,从侧面拍下了焦裕禄锄地的照片。

  在朱庄村南春天栽的50亩泡桐林东侧,只见波荡起伏的沙丘上,新栽的泡桐树已是一片绿荫。焦裕禄满脸惊喜,支好自行车,兴奋地向泡桐林走去,边走边对刘俊生说:“咱们春天栽的泡桐苗都成活了,长得多旺盛啊,十年后,这里就是一片林海!”

  刘俊生被焦裕禄发自内心的喜悦所感染,掏出照相机,趁他不注意,迅速拍了一张焦裕禄站在焦桐树旁,叉腰侧首笑望郁郁葱葱泡桐林的照片。刘俊生说,焦裕禄在兰考工作475天,只留下了4张照片,都摄于这一天,其中3张还是趁着他不防时偷拍的。

  刘俊生把焦裕禄的四张照片贴在日记本首页,压在办公桌玻璃板下面。每当工作疲倦,或思想遇到挫折陷于苦闷时,他总要习惯地看看照片,从中寻找慰藉和力量。

  

  “焦桐”百姓心中的树

  “焦桐”已挺立兰考大地56个春秋,寿命之长,是泡桐家族绝无仅有的奇迹。河南省林业专家认定,兰考“焦桐”,是中国当之无愧的“泡桐王”。如今,象征焦裕禄精神的“焦桐”,已成为兰考的重要政治地标。人们在“焦桐”树下感受焦裕禄精神,也油然对魏善民和刘俊生报以敬意。

  发现焦裕禄,是历史的机缘和偶然。作为历史事件的摆渡人,刘俊生要言不烦地整理焦裕禄这位典型线索,为焦裕禄定格了弥足珍贵的兰考影像,这些非同寻常的闪光点,照亮了他的人生。

  如今,在宣传焦裕禄事迹、弘扬焦裕禄精神过程中,年过八旬的刘俊生和年轻人一样,在各地宣讲焦裕禄事迹,一跑就是两三个月。每到一处,他都说:“我已经80多岁,体力不行了,但是一定要‘活到老,宣传到老’,因为焦裕禄心里装着全体人民,唯独没有他自己。”

  泡桐树属于速生树种,只有二三十年的寿命,焦桐护理得好,50多岁了依旧枝繁叶茂,能开漫天的桐花。伴随着这棵树,魏善民也从年轻人变成了老人。

  “老父亲干不动了,让我继续看树,这树在我们眼里,就是焦书记的魂,必须照顾好。”魏善民说,他的三儿子没考上学,其朋友都想叫他去打工,可魏善民不让他去。“以后我的身体不允许了,就把焦桐交给他,我家三辈人,一定会把焦桐照顾好。”魏善民说。

  如今“三害”不在,兰考早已难觅当年灾害肆虐的踪迹;“焦桐”成荫,仿佛无语诉说当年的感人故事。

  

  (津云新闻记者 郭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焦裕禄

  魏善民

  刘俊生

  焦桐

  焦书记

  阅读 ()

社会公益救援,我们永远在路上 |越野e族山东大队日照分队2019年上半年回忆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