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日本新一届内阁“大换血”,安倍欲排除阻力加速修宪?

?

中新网,9月12日(张奥林)9月11日,日本内阁重组和自由民主党高层调整发布。当天下午,仪式结束后在宫廷宫正式成立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新任内阁。

这位内阁成员发生了很大变化。在新内阁的第19任内阁中,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和内阁首长于义伟首次留在办公室。第一次进入内阁有13人,过去有2人进入内阁。

数据表:日本首席执行官于义伟

由于存在宪法修正案,因此存在日本,韩国以及日本和俄罗斯的敏感时期。东京奥运会也即将开始。新内阁的组成无疑将影响日本未来的政策方向。

[“忠实”始终任职,并希望积极推动宪法修订进程]

当地时间11日上午,自由民主党举行了临时股东大会,正式确定了新党的高层清单。当天下午,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易一威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新的内阁名单。

在本届内阁会议中,除总务大臣高桥苗和奥林匹克部长桥本之外,其余内阁成员均为男性。关于阀门的派遣,该党中没有任何党派。阿苏和仙台学校的6名成员;竹下,第二和岸田派别的2名成员;和1名公明党成员。

保持“老头”,保持“骨骼”

在内阁中,内阁官房长官易以为和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被保留为安倍政权的“骨架”。另外,河野太郎由外相转为国防部长,毛木民由经济复兴转为外相,并留在内阁中。

另一方面,在自民党,阿苏,岸田和二阶四派中支持安倍晋三自民党的内阁也有10人。

此外,在自民党最高领导人中,该党主要职位的第二位主任Junbo和政府调查总裁Kishida Wonda也决心继续任职。

数据图:日本自民党秘书,二等奖俊博,中国新闻社侯宇,

分析说,这表明安倍的改组主要是依靠现有框架来稳定,并希望继续基于“信心”维持政治权力。

关键内阁在政治上是相似的,或者是为了加快宪法的修订

尽管内阁成员似乎有很多新来者,而且没有派系成员川崎和市民党,但只有9人,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但是,如果仔细观察,您会发现主要内阁,例如内阁官房长官,国防部长和文化艺术部长,都由安倍晋三的“忠实”担任,这充分说明了安倍晋三的目的是消除内阁事务中的阻力并加快宪法修订。

数据图:日本人上街抗议宪法修订。新通讯社记者王建社

即使安倍晋三本人对此也直言不讳。据日本媒体报道,安倍晋三11日在自民党高级别会议上说,“全党的力量将得到加强,宪法将得到改善”。

另据报道,根据内阁改组的结果,日本改革协会代表松井一郎,他说,重组实际上是为了协调自由民主党内部各种关系,从而达到宪法修正案的目的。

日共书记秋田小彦也表示,内阁是“朋友内阁”,“内阁中没有人敢对安倍说不”,暗示安倍将积极推动宪政进程。

加入新用户并发布“新鲜感”

在这个内阁中,首次入阁的有13人,这是安倍内阁人数最多的一次。特别是小泉纯一郎等年轻人被介绍到内阁担任环境部长。他是日本战后第三位最年轻的内阁成员。日本媒体说,此举可能有助于打破内阁的陈规定型。

安倍从安倍第二次执政开始,安倍政权已经持续了近7年,这一跨度是战后日本最高的。如果内阁成员长期不变,必然会给人民一种“跟风”的感觉。

资料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另一方面,日本放送协会(NHK)近期民调显示,因为日韩关系以及增税等问题的影响,安倍内阁支持率滑落了1个百分点。

因此有分析称,此次安倍也想通过释放内阁“新鲜感”得到更多支持。

【调兵谴将,积极应对外交纷争与奥运筹办】

日韩、日俄纷争亟待解决

今年以来,由“劳工赔偿案”引发的日韩纷争,在经历了“互删”、“废约”、“告状”的几番交锋之后愈演愈烈。另外,安倍迫切想要解决的日俄争议岛屿和平条约谈判也迟迟没有进展。多方面的外交纷争让安倍焦头烂额,亟待解决。

资料图:日韩双方贸易谈判停滞不前,韩国民众群情激愤。

此番调整,茂木敏充被任命为外务大臣。分析称,茂木与安倍虽分别隶属自民党内不同派系,不过,安倍2012年就任首相以来,茂木相继出任关键阁僚和自民党高层重要职务;近两年来主持与美国贸易谈判事务,表现出色,获安倍赞赏。

安倍或希望,茂木的谈判才能,能为目前困难重重的外交局面找到一条出路。

东京奥运临近,不能“办砸了”

第32届夏季奥运会即将于2020年7月于东京举办,这是日本时隔60年再次举办奥运会,日本政府非常重视,甚至专门在内阁设置了奥运大臣这一职位。

资料图: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会徽

不过这一重要职位近一年人事变动频繁,且饱受争议。于2018年10月上任的樱田义孝在2019年4月因不当言论辞职,安倍又让之前担任过此职位的铃木俊一“火线上任”。

此次人事调整,铃木俊一接任自民党四大要职之一的总务会长,而奥运大臣一职则交由“精通体育行政”的桥本圣子担任。

桥本是日本女性政治家,前速滑、自行车运动员。是少有的曾参加过夏奥会与冬奥会的运动员之一,并在1992年获得过冬奥会铜牌。除此之外,桥本还担任过日本奥委会副会长。

今后一年对于日本来说是异常关键的一年,安倍的新内阁能否妥善处理内政、外交、奥运等各方问题;日本会不会在修宪路上越走越远;东北亚局势以及世界又会受到何种影响,都有待时间考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