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碧水东流楚天舒——长江大保护的湖北实践

Bishui Dongliu Chutianshu

- 湖北长江保护实践

新华社长江三峡西陵峡

东湖绿道,湖北省武汉市新华社发布的

[中国环境保护世纪专线]

海峡两岸的打鼾声无法控制,轻舟已经过了万中山。万里长江从青藏高原冲下来,穿过巴渝,穿越三峡,送走两岸的海峡,欢迎开阔的荆楚土地,给人一种开放和幸福的感觉。

湖北省拥有“千湖省”称号,是长江最长的省份。全省长江总长1,061公里。它与毛细血管和细胞的支流和湖泊一起构成了长江生态系统。长江保护,湖北肩负着重任。日前,记者带着全国人大“中国环保世纪之旅”采访团队前往湖北,参观他们在长江保护方面的努力和实践。

科学技术帮助生态学

康宇辉在水下种下了“森林”。鱼穿过“森林”,就像岸上的鸟儿飞过树枝一样。

七月的夏日,阳光明媚,阳光照进武汉东湖。水中的鱼就像“空气无处可去”,海底世界畅通无阻。阳光还照亮了湖北省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生态修复的首席专家康宇辉博士,这使得在该领域工作了很长时间的中年男子看起来更黑暗。

长江流域有许多湖泊,就像“大珠和落入玉盘的小珠子”。你让我参与长江水系列系列。与长江流域的大多数湖泊一样,武汉东湖在城市化和工业化过程中遇到了污染困境,水质已经恶化到较差的V类。康宇辉的愿望是让水开花,恶臭完全消失,再现“清水绿岸,钓鱼浅底”之美。

有必要全面拦截外来污染物,但这还不够。湖泊生态修复是一门科学,需要科学手段。康宇辉的方法是重建水生植被,规范鱼类群落结构。种植什么植物,种植什么鱼以及种植多少种植物需要加以考虑。健康的湖泊需要健康的生物系统。

通过对东湖生态调查研究,康玉辉选择了八种水生植物,如苦草,黑藻和马来眼子(Potamogeton malayi)。据他介绍,这些水生植物可以吸收和降解水中的污染物,并为水生动物的生长建立栖息地。他还通过科学配比和“生物操纵”技术调节鱼类等水下动物的群落结构,防止水生植物过度生长,维持湖泊生态系统的长期健康,提高水体的自净能力。

如今,东湖已成为周边居民的“眼睛的苹果”。整个湖泊的水质达到了三级,有些达到了二级。湖水清澈,水下“森林”密集,小鱼虾同时玩耍。

从武汉到洪湖,科学也在生态恢复中发挥作用。洪湖湿地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与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和测绘地球物理研究所合作,通过遥感,无人机和多功能监测洪湖水质,水生动植物。水质检测器,记录水生植物的分布和演替,并分析了法律。水质时空变化的原因。

从洪湖到长江,到宜昌兴发集团新材料产业园。这个“化学河包围”的地区,曾经是一个工厂的森林,现在柳树依依。 “这一直是一个纠结,拆解后如何发展。”兴发集团董事长李国章告诉记者,长江化工厂关闭后,他们专注于新的芯片制造微电子材料,并成功开发了几种新产品,不仅提供了芯片定位的匹配,而且出口到日本,韩国,欧洲和美国等发达国家和地区。污染的落后产能被高科技所取代。

看着长江,类似的例子比比皆是。荆州在采砂工程船上安装GPS定位装置,在监管现场安装红外夜视装置,对摧毁长江和非法采砂等行为实施全天候非盲区监测;湖北省交通厅通过遥感卫星影像监测长江沿线码头。分析发现,调查核实的时间有细微变化,因此非法码头无处可见。自2016年以来,湖北长江干线已禁止1,211种码头,全长149.8公里。

“码头需要为长江留下更多空间。”湖北省交通运输局港口局局长王延红说。

良好的法律促进善治

毕家培的工作变得越来越轻松。在黄柏河收集垃圾的60岁男子发现垃圾越来越少。

长江水系发达,有数千条支流。黄柏河是长江的主要支流。它被注入宜昌的长江,是当地人民的重要水源。

作为宜昌市夷陵区黄柏河庆陵队队长,毕家培以前的工作并不容易。 2006年,黄柏河的水和葫芦淹没,毕家培和团队成员每天必须打捞70多吨垃圾和其他漂浮物。 “永远不要让垃圾进入长江!”这是毕家培的誓言。

宜昌市黄柏河流域黄柏河防洪队的记忆是“奶河”。

黄柏河流域有亚洲最大的单一磷矿床。磷矿开采企业聚集,矿山废水直接排入黄柏河,进而污染长江。必须首先治疗污染的治疗。如何让企业积极参与生态保护?宜昌想到了一种方式 - 关于法律的“水质”。

在2017年获得地方立法权后,宜昌制定了《宜昌市黄柏河流域保护条例》。在这种顶层设计中,存在一种内在的激励机制,即矿产资源的开发指标与水质合规性相关联,企业排放升级得到提升。

“矿山的采矿量决定了企业的经济效益,因此他们将有很大的动力来关心流域的水质是否符合标准。一旦达不到标准来压缩其采矿指数。”宜昌市夷陵区委书记王毅解释说。此外,宜昌还引入《黄柏河东支流域生态补偿方案(试行)》探索并建立了黄柏河流域的生态补偿系统。水质合规与生态补偿基金有关,这迫使化学公司建立绿色矿山。

通过立法,执法也在改善。黄河流域水资源保护综合执法机构经湖北省政府授权,重点关注水利,环保,农业,渔业,海事等行政职能。 “不仅避免了长期执法,多层次执法,责任不明确的问题,而且还改变了分权执法和监管不力的现状。”洪说。

像宜昌一样,湖北各地都在保护长江方面采取了法律武器。武汉市颁布了基本生态控制线管理规定,是国家首条保护地方立法的基本生态控制线;恩施州和湖南湘西州等地共同制定了关于保护丽水河的立法,这是该国首次探索促进跨境合作的途径。省级河流保护.

“保护长江需要在法律上合规。”李国珍希望加强长江水质,土壤,大气,森林等方面的协调,解决管理分散问题,完善长江流域生态补偿机制,增加补偿。

目前,湖北省人大常委会正在审查全省长江经济带的生态环境规定,正在努力启动《湖北省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条例》的立法工作,努力形成相对的未来三年完成湖北长江生态环境保护法规体系。

有意识地生出改变

张胜源在湖上漂流,穿梭于荷兰田野,寻找各种鸟类。今天,他不再是“鸟王”,而是一名鸟类守卫。

在20世纪90年代,洪湖有大量的“篱笆网养殖”,没有“波浪和波浪”。无数竹筏和围网使洪湖成为“竹林湖”,湖水不臭。随着水质恶化,原始丰富的鱼类逐渐减少。在洪湖长大的张胜元开始以捕鱼为生。当鱼消失后,他开始捕捉鸟类。熟悉水禽的习惯,每当鸟儿捕捉它,它就会充满。

然而,这个“大鸟捉王”也会感到自相矛盾,常常想起洪湖小时候的“言语不可言喻”之美。 “水是臭的,鱼已经消失,鸟儿消失了,后代怎么样?”这种自我反思与洪湖湿地自然保护区工作人员的教育相冲突,使张胜源决定从破坏转向保护。因此,他成为保护区的巡逻助理,每天用船巡逻湖泊,观察和记录各种鸟类的种群和迁徙动态,寻找像他们自己的偷猎者。

更多的渔民开始改变,拆除了洪湖的围网,并在接受技能培训后被推荐就业。告别“让湖边吃湖”。今天,洪湖核心区水质达到三级,野生莲子和water荠已恢复近10万亩。张胜元发现洪湖的鸟类明显增多。可以再次看到多年未见的小天鹅。紫水鸡,蓝头鸭,东方白雉等珍稀鸟类也回归洪湖。

像张盛源一样,宜昌居民李念邦也主动做出改变。这位前美发师变成了一名“长江美容师”,他把垃圾倾倒在长江上,然后去了母亲河面上的“污渍”。他还发起成立“三峡蚂蚁工人”生态环境志愿者协会,带动更多人到长江“美女”。一个垃圾行动,通常有四五百人参加,最多一个有两千人。

这种生态意识仍然植根于孩子的心中。在宜昌中小学,每年春节的第一课。讲师是学生。讲座内容是如何实施生态保护。宜昌市有关部门还准备了一系列《生态小公民》读物,为中小学提供生态课程。课程注重实践经验,引导学生制定个体生态发展规划和集体生态习俗,从侧面入手,自觉实践生态观。

这些觉醒的孩子有他们主人的责任。他们也可以在校园和社区创造自己的“环保”,“小手和大手”,让大人参与环保;或者去河边,带水去环保部门测试,回到学校和家里“发布”测试数据,让大家关注生态。

“环境保护是一种实践。”宜昌市夷陵区实验初中生陈兰晖有一种自觉的自觉,是养护长江,保护环境的习惯。她说她很自豪能够去长江捡垃圾,去社区推广环保知识。

万里长江穿过,非常引人注目。在这种自豪感中,荆楚的长江保护工作稳步推进,使母亲河充满了生机和活力,使湖北的世界更加广阔。

(记者陈海波夏静)

http://www.sugys.com/bdskqV/M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