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面对灾难的幽默如何化悲痛为力量

?

如何在灾难幽默面前将悲伤转化为力量

在过去的几天里,台风“Likima”从南到北席卷了中国的许多省市,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人身伤害。在灾害中,如何正确表达如何避免人为的“二次灾害”已成为舆论面临的重要问题。

一位着名的男性艺术家的做法引发了激烈的网络争议。 8月10日,他在微博上画了一段视频,他爬上电线杆以避免洪水泛滥。他的表情被夸大了,他的动作很有趣。有人认为他用幽默来提醒市民注意旅游安全。然而,有些人发现当时该地区没有多少水,艺术家也不需要避免灾难。而且,“爬杆”显然不是避免灾难的正确方法。后来,艺术家删除了视频,但围绕自然灾害中幽默言行的讨论并未就此结束。

幽默是人类的本性。即使在悲惨的灾难中,许多人仍然习惯于做出幽默的表达。面对自然灾害和人为灾害,保持微笑的能力可以帮助人们缓解情绪,摆脱悲伤,积极参与灾后恢复和建设。因此,在人类灾难的历史中,无论是无法预见和抵抗的自然灾害,还是战争或动乱等人为灾难,总有一种生存价值,用幽默来对抗悲剧和乐观反对困难。

然而,并非每个人都能在灾难中找到幽默的触发点。在悲伤中,莫名其妙的戏弄,夸张的滑稽,可能是伤口上的少量盐。过度的幽默也会造成干扰,并准确地解决救灾工作的严重性,以准确评估灾害的影响。幽默可以是幽默的,但幽默应该是足够的。无论如何,对受害者的严重救灾和绥靖是舆论的主题。

所以,面对灾难,我们应该如何恰当地表达幽默?

首先,灾难中的幽默应该建立在同情之上,不能用来扼杀别人的痛苦。俗话说,幽默是它自己的,它应该高度敏感并且同情他人的损失。在这个“Litchma”台风的新闻报道中,一些媒体派出了魁梧的记者出现在现场,出乎意料地成了一个“笑点”,让人感到不舒服,帮助观众感受台风的巨大力量。在这样的视频中,报道的出发点是善意的,记者冒着在风雨中播放的危险,表达了亲身感受灾难的诚意。即使观众在观看后笑和笑,也不会有负面的抒情效果。

其次,灾难中的幽默应该以悲伤的力量来追求。作者王曾祺写了一篇文章《跑警报》。文章用幽默的笔触回顾了西南抗战大师的场景,以避免日本人的轰炸。在风战时代,西南联合大学保留了中国高等教育的束缚,成为汪曾祺戏剧的材料。显然不是。在文章的最后,有一个笔的转折。似乎有一千种力量:(中华民族)这种“不在乎”的精神总是令人无法接受的。经过四十多年的回顾,王增祺明确表达了中国人民乐观拼搏的决心和意志。

再一次,在灾难之后,无论是幽默还是悲伤,都应该是心灵的真实感受。一方面,自然灾害难以避免。只有当他们摆脱灾难的痛苦时,才能将他们投入到重建家园的工作中。但是,没有人有资格要求受害者微笑并举办一个愉快的活动。另一方面,简单地表达悲伤和痛苦,抑制正常的幽默和嘲笑,也是不恰当的灾难消耗。救灾的气氛不是故意造成痛苦造成的。无论如何,灾难过后,比眼泪更珍贵的是嘲笑生命的勇气,尊重人性是救灾的基础。

媒体环境是一种模仿环境。传播研究硕士利普曼认为,模仿环境不是对现实环境的“镜像式”描述,也不是“真实”的客观环境,它或多或少地偏离现实环境。人们如何识别灾难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灾后形成的媒体环境。在这个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媒体环境建设的时代,所有的声音都可能被意外地放大,成为影响舆论领域的热点。

微笑,全面关系,如何正确表达灾难,如何理解和反馈他人的表达,或者检验公共媒体素养的重要尺度。

王忠的中国青年报